闽南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国内新闻>
创始人跑路,债主忙着瓜分资产,谁为1300万小黄车用户做主
来源:nbboard.com  阅读量:1438

自ofo于2018年12月17日实施新的存款退款政策以来,一个月已经过去,外界对具体进展知之甚少。ofo官员只发布了三条信息,没有一条与用户存款有关,但坏消息仍一条接一条地传来。

上个月初,北京ofo总部大楼的押金退款团队经过各种干预后改为在线押金退款。当长队蔓延到中国的许多角落时,甚至超过1300万的庞大用户群也无法聚集最初的愤怒,逐渐成为众多个人的无助。然而,聪明的债权人和股东在此期间并没有闲着。

据全天候科技报道,自2019年以来,东厦大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这一运营主体已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Xi长安区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列为几起案件的执行人。

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显示,1月1日至21日,东夏大同在26起涉及执行目标数千元至数千万元的案件中被列为执行人,总金额1.41亿元,其中1月16日立案的仅有一起案件涉及执行目标8100万元。

后来得到消息的海外合伙人也很快加入了讨债大军。 去年12月底,新加坡当地媒体今日报道称,至少有两家公司向ofo索要超过51.1万美元的物流欠款。

尽管这些迟到的债权人在2018年10月没有赶上早班公共汽车,但醒来后,他们也在悄悄地加快与用户争夺资产的步伐,并比后者拥有更大的发言权。

在黄晓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人员再次颤抖。1月17日,黄晓的另一个经营实体,以戴卫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百科信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在工商事务上发生了重大变化。奥福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张思星和丁雪退出了股东。

张思德是2015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学和艺术学院的硕士,而丁雪是2015年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硕士。四年前,他们和戴伟共同创办了第一家国内自行车共享企业。 张思星被誉为ofo的“复制大师”。在2017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公开表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自行车共享平台,ofo将是一家有百年历史的企业。 我的耳朵里仍然回响着一些重要的话语,斯里兰卡人民已经振作起来。 ofo官员表示,这“是子公司正常的业务调整”,但众所周知,核心股东已经开始逃跑。 事实上,最近对克洛克的频繁崇拜也迫使人们浮想联翩。

2018年12月19日,拜厄克洛克参与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北京九银未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九银未来将拥有9000万元的注册资本,高科和九福集团的子公司北京九湖时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分别认购了3690万元和3600万元,分别占41%和40%。 大卫显然担心冻结原公司账户的风险,而新公司的所有权结构和资产更加清晰,这有利于清理过去的责任。 一周后,拜克洛克再次向《九湖时报》承诺他的股权,但他得到的钱却一事无成。

至于东厦大同,由于主体是OFO(香港)有限公司,后者的股权结构不明,所以不知道股东层面是否有任何变化。

当财大气粗的债权人拿起合法武器扞卫自己的权益,当朋友和股东可以利用自己的私人朋友冷静逃跑时,大卫一再发出“人民安全通知”,“请耐心等待广大用户,我们保证会按顺序妥善处理存款事宜,请放心!”在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杜威甚至亲自表示,ofo目前非常困难,但财务状况正在改善,退款没有问题。 然而,这样一个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限制消费并被列为“老赖”的特殊人物,却缺乏实质性的代表性。

资产和负债的现状如何?正在采取哪些积极措施来处理相关问题?怎么样了?用户在哪里返还存款?有多少人取回了存款?其他用户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得到它?ofo的资产处置收益如何?两位联合创始人逃跑时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如何有效防止资产转移.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对这一系列问题做出正式回应。数千万无助等待的用户有权知道真相,而不是让ofo的资产在极其不透明的处置过程中一点一点流失,空等等。

当黄啸的汽车陷入危机时,汽车共享的主要玩家之一图格也宣布结束运营,并为用户处理押金。出乎意料的是,在用户安顿下来后,它很快就上演了一出去大楼空的戏剧 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大卫似乎没有比《小曲》更真诚。ofo会成为下一首曲子,无缘无故地一夜之间消失吗?

编者:杨亚禄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1亿欧元,授权发行1亿欧元。版权属于原作者。 请点击重印说明进行重印或内容合作。任何非法翻印都将受到起诉

youtube.com

友情链接:
闽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bboard.com 技术支持:闽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